登录|注册|购物车

张鹏程:设计的真心、良心以及耐心

关注:589

记者:据我们了解,很多在校的设计专业学生都忙于尽早进行社会实践,对于参加比赛并不积极,而贵校学生积极参与我们大赛也离不开贵校老师包括您的引导,您为什么会鼓励您的学生投入很多时间精力来参加比赛?这里面,与贵校的人才培养方针有什么关联?能与我们分享一下吗?

张鹏程:社会实践是学生们毕业前与社会接触的最好机会,但很多时候学生们社会实践变成是一种被动式的接受老师的安排,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再加之所到单位对于还没有毕业的本科生的惯性认识,往往对本科生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有时他们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怀疑学校的教育是否有用?所以我虽然鼓励学生社会实践,但不是必须,而是随自己的意愿与兴趣!比赛就不同了,首先它是学生自己感兴趣才参加,不应该是老师强加的,这样才能有效果。我一直很学生们强调:比赛要参加,但不要想着拿奖,把设计命题做到你自己认为尽了最大努力完成就可以了,重要是设计过程中积累的思考经验。我们学校的教学主要是启发式为主。

记者:贵校同学此次参赛有很多学生都选择了指定命题,设计方案都极具创造力,尤其冯梦然和王慧超同学更以扎实稳重的实力给评委留下深刻印象。贵校学生在设计方面既拥有扎实的基本功,又极富创新精神,是因为贵校在培养创新型人才上有什么特别的方法和思路吗?

张鹏程:首先,我要肯定的是王慧超、冯梦然二位同学非常用功的。他们在日常的学习生活中对于专业的学习诉求与其他同学不同,他们会找机会与专业老师交流设计思想。这次比赛他们选择的课题一开始就跟我沟通过,我正好在研究相关领域的课题,这样可以在短时间内给出我的一些想法作为参考。在设计的过程中我没有强加给他们应该怎么设计,而是启发性的推荐一些设计类书目,还为他们搜集了相关的图片资料,与他们一起研究设计细节处理。其实,在日常的比赛中我个人认为比在课堂教学上学生们获得的更多,因为他们真正是以自己的设计思想在把控全局,而我们只是在过程中进行方向的校正,师生关系在此时更多的是一种朋友之间的关系,有争论、有妥协、有协作,我们是在共同进步。

记者:您起初是如何与设计结缘的?您对设计的热情是否会给同学们带来潜移默化的影响或引导?

张鹏程:我1999年考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开始接触设计,设计对我来说就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工作,就像人每天要吃饭睡觉一样,设计是一种自然而然的事情。我也常常会告知自己的学生:不要把自己弄的紧张兮兮的,设计是一种享受,他是你在生活中不断发现,不断解决的过程,不是别人强加给你的包袱。如果你觉得做设计不幸福,那就转行做别的自己喜欢的职业吧,不要强迫自己喜欢设计。

记者:您觉得当今设计人才的标准是什么,应该具备哪些基本的素质?现在的学生走出校园后,是否能够应对社会的需求?

张鹏程:我认为设计人才的标准这个量化的概念不是很好回答,因为这不是一天吃多少饭的问题。设计师不应拿什么标准来评判。设计师应具备的首先是做设计的真心,其次是做设计的良心,再次就是团队精神,最后才是过硬的专业素养。现在的本科生刚走出校园的时候比较难适应社会对他们的要求,尤其是专业上的要求。

记者:除了奖金奖励外,我们也在不断努力,搭建设计名企与院校之间的绿色通道,将优秀学生直接推荐到公司,今年我们也将为获奖学生提供数十个就业机会,您觉得这种方式是否有益于学生或院校?对于即将进入实习甚至工作的同学们,您有什么特别的嘱托?

张鹏程:挺好的,毕竟物质的奖励只是暂时的。实践机会的提供在他们设计综合能力的提升上会有很大的帮助,但前提是要好的设计公司。

记者:本次大赛的主题是“设计中的人性关怀”,你对这个主题有什么理解呢?

张鹏程:我理解几乎大部分设计的初衷及结果都是关怀人,人作为自然界中的一份子,一直在为自己不断改进生存状态。设计不断的在寻求人本的设计思路。好像从工业设计领域开始流行起来。

记者:设计是一个需要不断交流,不断拓宽视野的行业,感谢您以及贵校对我们大赛的大力支持和参与,我们会不停的改善与进步,为广大莘莘学子建议一个展示自我的平台,对于大赛以后的发展您能给我们一些宝贵的建议吗?

张鹏程:建议不敢说,只是想说感谢大赛为还未踏上社会的他们提供这么好的平台,希望还是多多举办这样的比赛。是否可添加模型制作的相关比赛,因为设计类学生普遍的通病就是动手能力差,我在平时的教学中想方设法给他们加一些动手的课题,做一些古建筑模型复原、大师设计复原等,能起到比较好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