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购物车

宋戏:梦回唐朝—专访 宋戏装饰装修工程有限公司 董事

关注:573

(图 宋戏装饰装修工程 董事:宋戏)

    千古以降,修静的方式离不开水声的运用。万物都有其独特的声音振频,修静的最高境界是“观音”,让万物回归它原来的振频,原来的声音,静观其音,觉知万籁俱寂的最微小波动。科学的原理是,通过独特的低振频刺激身体,让脑波马上进入放松和安静的状态,平衡杂乱的思绪。
    真正懂得什么是静的人都知道,静是调校的动,而不是死寂静止。去瑶池,是去欣赏这座城市中一处最精致的美学文化,而这种美学不仅于形式,它更是修养“静之道”的心灵境界。瑶池分斗拱的结构、柱子的形象、梁的加工等等令人感到构件本身受力状态与形象之间内在的联系,力与美如影随形;屋顶舒展平远,门窗朴实无华,给人庄重,大象无形。其它,多静隐地。仿佛久远,走进鲜有药人造访的古殿和山林,吹奏尺八,打开自己,跟风风水水亲密。
    回程时,泥路上车辙四溅,点一支烟把头伸出窗外,送上此行骚动灵魂的最圆满禅音,再没有比这更流连的纯音人间世。
    记者:瑶池的风格可以说是古典吗?
    宋戏:没什么风格,那是别人描绘的,在我看来,和你一样,我对中国古典的东西,在某种条件下有一种喜欢,有一种阅读他的能量,对我而言我去阐释他,我去学古人的一些东西,实际上对我在工作上的是一种锻炼,在心绪上是一种放松吧。
    记者:很少有设计师用一年半的时间只跟一个项目,这分明是在品读。
    宋戏:缓慢并不表现在工作时间上,而是你在工作的时候阅读它,你去理解它。你去解读古人,然后你再和你的工人,你的员工,施工现场的人,甲方沟通的时候反复去读。
    记者:行里行外对瑶池的赞赏大过批判,这里边有多少你的把握在?
    宋戏:执着了,落地之处都附带了一些东西,我现在具备这种水平,和同事们一起共事,完成这种样子就是我现在的自然流露。你这样就高了吗?你得提升自己,你刻意追求就不是当下了。
    记者:如何做到让甲方接受您的设计?
    宋戏:不单单是语言,还有图片上的描述,我们一起去西安考察,这种感觉一看不错,主要是甲方想标新立异。
    记者:这次的作品需要观众仰视,在技法上和以往有什么不同?
    宋戏:有些空间我比较努力的去把握,恰恰不如我自然的处理,有很多工艺需要去把握。
    记者:想通过让去到瑶池的人仰视改变什么?
    宋戏:仰视常常用于观赏大堂、穹顶壁画,大多与宗教有关,但我的作品把宗教的东西去掉了,回归我们过去看世界时的敬畏感,现在人类过于自我膨胀。
    记者:物料的选择和工艺的把握是你制胜的关键,瑶池与以往有不同吗?
    宋戏:我必须跳出这个思维才能回答你,如果我很远很多远的去看这个瑶池,或者我模糊的去想象,还算可以的话,你非得让我把细部亮出来看,那我告诉你细部真的不满意,因为现在的工艺啊,有一些手工作业远远不如古时候,这是一种自然现象,也是一种规律,所以我只能模糊的去看瑶池。有些材料也不是经过细致挑选的,它是一种材料经过氧化自然形成的一种颜色,是紫铜。
    记者:瑶池的寓意指的是什么?
    宋戏:这个项目是设计先行,然后和甲方相互启发,在我认定他这个瑶池要做成带有唐风感受的前提下,自然甲方的想象力也就开始展开一些,首先想到贵妃浴,但杨贵妃在华清池,觉得不妥,就又联想到传说中王母娘娘的瑶池,另一层的意思是剑指高端,毕竟大连还没出现过类似的场所。
    记者:瑶池从设计到运营一气呵成的关键是什么?
    宋戏:这话还得从局外说,如果靠近事物的本质,你要知道,很多人都努力,都聪明,都能干,你会发现一个房地产老板西装都没穿整齐,冬天流着鼻涕,他挣到了钱,你告诉我为什么?是福德,厚德载物,他以前有过,但没用完,这个人有福有财运,这个是关键。
    记者:看来你们双方都是福德深厚的人啊。
    宋戏:我有两种心境来说这个问题,第一我感谢甲方,还有我和老板之间的因缘,就像你在路上问路,很多的人,你也说不清为什么朝他去问。我还有另一种说法,即使出现其他状况,我不能过分执着的这件事,我一旦执着这件事意味着我把这件事当成好的标准存在我的内心当中,这会让我养成习惯,对好的东西一种贪求。并非这个东西我舍掉它,我们常说拥有而不执着,如果你拥有一片森林,你还在乎你的房子有多少平方吗。我不会套用这个模式,不要被它迷惑,一旦它成了具象的东西,我的人可能在其中,但我的心要逃离它,不要被它迷惑。
    记者:瑶池作为过去,有没有遗憾?
    宋戏:现象上有很多,如果说内心有遗憾,就是自已对中国古典文化的了解还远远不够,掌握的不够对提取精炼的程度也就不够。
    记者:得意之处?
    宋戏:在边干边设计的情况下我迅速的将他们组合到一起,把各个构件场景组合到一起,这也就算我的一个应变能力吧。我善于快速的组建一个场所。
    记者:突破之后是放下还是继续探索?
    宋戏:是对风格散点做了一个集中的描绘,我接触中式的东西也就两三年时间,虽然在探索,但我已经开始喜欢它了。我发现一个特点,当你喜欢想要做这件事的时候呢,你身边来的这些项目也好人特也好马上就感召过来了。也许我会把对中式的探索进行很久,所以我不称它为作品,我在玩儿,在探索,我在感受,感受古人的这些东西,很有乐趣。